首页 > 文化3天1.09亿,少女逆袭间谍

3天1.09亿,少女逆袭间谍

《我的少女时代》剧照

  2015年内地影市来到第46周(11月16日-11月22日)。根据电影票房吧数据,已上映10天的《007:幽灵党》次周报收1.85亿,蝉联冠军宝座,累计票房4.94亿;上映3天的台湾青春片《我的少女时代》首周1.09亿居亚,其中周日便战胜其他对手,成为单日票房冠军;同样上映3天的引进片《饥饿游戏3:嘲笑鸟(下)》报收1.02亿,以微小差距不敌“少女时代”;《玩命速递:重启之战》首周6990万,第四名;第三周的《前任2:备胎反击战》入账3000万,累计2.49亿;陈建斌新作《一个勺子》累计1320万。

  ■ 业内说

  对比内地与台湾地区的历史票房前五,为何后者偏偏对青春校园片情有独钟?

  这和台湾地区校园文化的情结相关,台湾电影一直有这样的校园文化传统。从当下角度来说,校园青春片的制作台湾有先天优势,首先它不会卷入历史、种族的问题,但会带有清纯精致的味道,不会从中看到黑暗的东西,其次,台湾的校园仍保持着相对干净的象牙塔氛围,让观众从当下台湾经济、政治焦虑中脱离出来,也能显现年轻观众的观影趣味,与小哀伤、小焦躁、渴求梦幻的心态相关。

  (口述:中国电影艺术研究中心研究室副主任左衡)

  内地青春片票房也不差,但与台湾青春片相比,在内容风格上更加灰色和现实主义,为什么?

  我们永远拍不出台湾地区或者日本这样的校园片,与内地的教育、生活情感认知有关联。他们的校园片一看就觉得单纯干净,中、小学没时间想浪漫,只能过了这个阶段怀旧。此外,实话实说,内地校园故事没办法纯洁起来,因为它太早和社会关联起来,校园太像社会复杂、功利的延伸,而不是校园的梦想纯真延伸到社会中,你把纯爱故事背景换成内地,观众可能不信,觉得和自己的生活不一样。

  (口述:左衡)

  如今《我的少女时代》内地票房逆袭,从台湾电影在内地票房表现来看,台湾生产是否正在升温?

  《痞子英雄》系列、《爱》是内地和台湾合作拍摄的,其台湾味道并不突出,票房榜单上的这几部电影在一定程度上只是对内地电影类型短板的补足。说实话,近年来并没有在内地足以称之为现象级的台湾电影,因为要成为现象必须要满足两个条件,首先票房上至少要达能挤进内地华语片前五的比重,第二,要像魏德圣的《赛德克·巴莱》这样能引起深度解读,取得电影美学观念的认知。今年上映的侯孝贤《聂隐娘》就是后者方面大师级的作品,但大众的反响并没有达到应有热度,也就是说台湾电影在内地引起现象级讨论的环境还没有形成,言之尚早。(口述:左衡)

  上一次引起这样话题性的台湾电影应该是《那些年》,《我的少女时代》受到内地观众一定的关注,不但因为演员受欢迎,还在于它所传达出的不烂俗且积极正面的价值观。目前,该片在我们影院黄金时段上座率达到7-8成,观众年龄集中在85后,排片大概25%上下,等25号上映《火星救援》后应该会维持在15%左右,不会有太大幅度下滑,毕竟类型和好莱坞科幻视效电影不冲突。(口述:北京华星UME总经理,刘晖)

  /田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