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林兆华戏剧邀请展为何“告别”北京?

林兆华戏剧邀请展为何“告别”北京?

德国导演托马斯·奥斯特玛雅的《理查三世》将亮相邀请展。 主办方供图

  继前两年林兆华戏剧邀请展北京演出“缩水”后,今年的邀请展将整体移师天津,并与天津曹禺国际戏剧节合而为一。在昨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邀请展艺术总监林兆华,与导演李六乙、剧作家过士行、学者沈林、天津大剧院院长钱程等人出席发布会,向媒体公布了今年邀请展的情况。

  前两日一篇颇具煽动性的文章《别让好梦总被钱打断》在戏剧人的朋友圈刷屏。关于林兆华戏剧邀请展资金短缺问题又被再次拿上台面讨论。“邀请展前两三年我就不想干了,多亏了钱程多年支持。我早就说过这是国家办的事,一个钱程没那么大力量”,在昨天的发布会上,大导林兆华首先开了腔。

  现象 邀请展国内单元仅有《建筑大师》

  今年的邀请展改名为“第三届天津曹禺国际戏剧节暨第六届林兆华戏剧邀请展”。将于3月至7月上演8部中外剧目。

  国内单元只有一部林兆华的保留剧目《建筑大师》;国外单元今年主要聚焦来自波兰、立陶宛、德国的作品,其中包括德国著名导演托马斯·奥斯特玛雅去年在阿维尼翁戏剧节首演的《理查三世》;波兰戏剧教父克里斯蒂安·陆帕改编伯恩哈德原著的《英雄广场》;德国汉堡塔利亚剧院由卢克·帕西瓦尔执导的《前线》;备受孟京辉导演推崇的欧陆名导瓦里科夫斯基的鸿篇巨制《阿波隆尼亚》;波兰剧场中生代代表人物、陆帕的弟子格热戈日·亚日那的《殉道者》;以及两部来自波兰的特色小戏,纪录戏剧《卡尔·霍克的影集》、互动体验式戏剧《藏匿》。其中,奥斯特玛雅、陆帕、帕西瓦尔都曾来过邀请展,是邀请展的“老朋友”。

  释疑

  为何不来北京演?

  今年邀请展除了在天津外,还首次将触角伸向哈尔滨,部分剧目将在天津演出结束后前往新落成的哈尔滨大剧院上演。由于档期问题,邀请展今年无法申请国家艺术基金支持,国内部分只有天津市政府高端演出补贴和哈尔滨政府方面的支持。

  在谈及为什么不在北京演出时,主办方天津大剧院的院长钱程表示,还是资金问题。“北京的场租太贵,《朱丽小姐》在北大演出,场子太大效果也不好,2000多座全卖光,还欠北大5万块,更别提演出费、食宿、机票了。《伐木》在世纪剧院也是,票款全卖完也不够交场租,没法弄”。

  问及,一些国外演出会有国外政府、驻华使馆或基金会的资金支持,钱程说,今年的几部波兰戏有波兰密兹凯维奇学院的支持,五部戏(除邀请展的四部外,还有一部下半年将演的歌剧)一共100万元,一部英国戏有英国使馆给的5万元,“(这些钱)一个歌剧已经差不多了”。

  剧目怎么选?

  首届邀请展除了外国剧目外,还有一定的中国剧目比例,如戏曲大师裴艳玲的专场演出,瞿小松的歌剧《命若琴弦》、易立明的《门客》等。近两年,邀请展除了保留剧目大导的《建筑大师》外,几乎都是外国剧目的天下。

  在选剧方面,大导表示,“我看着挺好的就来了,反映的问题、演出的样式,看着挺好”。但他也表示,近两年基本不太进剧场,看的戏也少,看国外剧目光盘,因为不可能每个都请翻译,基本上还是靠直觉。此外,钱程、沈林等人也会出国看戏给邀请展选戏。

  为什么不缩小演出体量?

  既然资金有限,那么为何不缩小整体演出的体量?钱程回答,每年邀请展“拿给大导一堆盘,他觉得好的就做了。如果都考虑钱,就不会做歌剧这些了”。林兆华接茬说,“他(钱程)是真正的‘文化推广员’,我从来不叫他‘文化商人’,他从不是从赚钱出发的,要想赚钱谁请歌剧。我没有经济头脑,我也不请”。

  谈赠票

  这是“中国特色”。你没有能力改变,我也没有,等到人民真正喜欢戏剧(才能改变)。俄罗斯当时多穷,我在剧院门口等退票,他们穷的看我抽烟都找我要烟抽,却可以提前一年订票。——口述:林兆华

  本版/ 陈然

  本版图片(除署名外)/段超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