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嘴上喊着断舍离 手机里却不停地攒东西

嘴上喊着断舍离 手机里却不停地攒东西

网上有人说,现代人患上了“社交网络囤积症”,如此一对比,好像我就是那不折不扣的一枚,总以为那些东西囤下来,说不定哪天会用得着。

在包子铺买了几个豆沙包,准备当第二天的早饭,掏了掏口袋,没零钱,于是,打开手机准备支付宝付账。谁知费了好大劲才把支付宝页面打开,扫码又扫了好半天,终于跳出来付款框,输个密码又等了近一分钟,然后才听到对方的手机提醒“支付宝到账五点六元”,我的手机依然还显示在支付页面。包子铺老板瞥了我一眼,一副很不屑一顾的样子,似乎在说:你这样也配用支付宝?要是俺家妞在家,而对着她淘汰给我不久的手机,肯定要鄙视我:我好好的手机交给你用的,这才两个月就被你用得这么卡。

上网搜搜手机为什么卡,除了说下载的APP太多,就是说微信占有太多空间。想想也是,这两年光手机下载的各类读书、听书和辞典类的APP就有好几个。

微信占空间多就更别提了,跟着一教程学微信清理,果然发现问题严重,总共才16G的手机空间,微信就占去了3.8G,光是各类群就不知道有多少个。家人群必不可少,同学群貌似也不能删。先是同学建大群,后来发现大群里没啥人说话,聊得来的又建了小群,小群之后还有更小的群。从小学到大学,按理说有三四个同学群就足够了,谁知细细一看,竟然有十几个,各种聊天记录表情包满天飞,回头想想究竟聊的啥,不记得了。更有单位同事群,部门同事群,A报文友群,B刊文友群,本地文友群,社区党工群,多得数都数不清。

再点开自己的微信订阅号,关注的公众号达一百多个,那些头像边挂着红点的订阅号,仿佛在提醒我已经冷落他们好久了。大号的不能删,信息多有深度,需要的时候可以在其中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要不然人家怎么会养成大号呢?文友的不能删,都是同道中人,人家好不容易挣个粉,还想着往5000上奔当上流量主呢,掉一个粉比啥都着急,我自己的公众号不也是一看掉粉就着急吗?人都是情同此理的。本地资讯类的不能删,每天看看天气知道怎么穿衣,了解一下出行走哪条路方便,哪里又在修路公交改道了,某条线路边又多加了几个抓拍探头等。或者偶尔想找个特色馆子小撮一顿,查找起来倒也方便。那些生活小窍门之类的就更不能删,谁知道什么时候能用得上呢?统统给我留着。

就这么留啊留的,生生地把自己的手机留得走不动了。手机若是会说话的宝宝,一定早就拍着肚皮喊吃撑了,要救命了!我欺它不会发声,它就用一个“慢”字消极怠工对付我。

其实,再回头看看,微信里收藏的那些好文,从来没有回头去看过,新鲜内容还没空看呢,哪有空看那个?收藏的一些报刊征文,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去再研究研究写一个应景,如果有感觉估计当时看到就立马下笔了。至于订阅号里那亮着红点提示我从未打开的文,我也多半没了打开的兴趣。这么久攒下来的东西,我估算了一下,大概一周不吃不喝啥都不做把所有的时间都坐在那儿看都看不完,更何况就像太阳每天都是新的一样,这订阅的内容也是每天都是新的层出不穷,这些碎片如果打成A4纸累积堆起来,估计可以将好几个我这么大的人给埋了。我哪有能力去对付它?

网上有人说,现代人患上了“社交网络囤积症”,如此一对比,好像我就是那不折不扣的一枚。总以为那些东西囤下来,说不定哪天会用得着,这个“说不定哪天”可能永远都不会来,而我们的内心,却因为这么一囤背负着重重的负担。家里不用的东西尽快扔,手机里存着的垃圾却像宝贝似的攒着。我们不能一边嘴上喊着断舍离,一边又不停地在手机里攒东西,其结果只会让我们的心背着重重的负荷前行。(◎苏小妮)